劇中飾演失憶刑警 張譯首次“觸網”帶給觀眾驚喜

2020-03-30 09:45:05  來源:北京晚報  


[摘要]張譯出演過不少警察角色,《親情暖我心》《少年》《國家行動》《光榮時代》……稱得上是警察專業户。正...

  張譯出演過不少警察角色,《親情暖我心》《少年》《國家行動》《光榮時代》……稱得上是警察專業户。正在優酷播出的網劇《重生》中,張譯再次選擇這一類型,飾演失憶刑警秦馳。他表示:“之前的警察角色是相對順序敍事的角色,經歷的基本都屬於事件上的轉折,而秦馳有一個巨大的人格轉變過程。我常常想,當我的生命走到終結時,可能也會回顧我這一生到底是怎樣的人,我也想知道,曾經的我究竟是何種面貌,這是我特別喜歡秦馳的原因。”

  最難演的是“混沌”狀態

  《重生》的故事主線是,在與軍火販交鋒的“714槍案”中,警匪兩方唯一倖存者——西關支隊副支隊長秦馳,在甦醒後一方面被當成警隊英雄,一方面又與失憶不斷抗衡,在尋找“714槍案”真相的同時,秦馳也要一步步面對失憶前自己的所作所為,以及與周遭親朋戰友關係的重新定位。

  秦馳富有層次感的人物設定令張譯很感興趣,“‘重生’這兩個字講的就是秦馳的重生,他不僅僅是在探究案件的本來面目,還在探究自己本來的面貌。”他提到最難的地方在於如何進入一個似是而非的狀態,失去“714槍案”重要記憶的秦馳,與周邊人的關係也處於一種莫名的狀態中,他的一切都是混沌的。張譯將拍攝比作打仗,“我只能説每天早上睜眼的時候就進入到戰場,做好打仗的準備。”

  最擔心是舊傷“拉後腿”

  因為《重生》是刑偵題材,免不了會有爆炸、追逐、打鬥的戲,對此張譯坦言已經適應了。“這些年我覺得像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《紅海行動》很多都有打鬥或者近距離爆破的戲,對我來説,《重生》驚險的橋段都不是特別驚險,或者説我已經適應了。”手槍組裝對張譯來説也非難事,“這些年拍過不少軍隊、戰爭、警察類型的電影和電視劇,我被觀眾認識是從《士兵突擊》這部軍旅題材劇開始的,2018年上映的《紅海行動》又跟槍密不可分,所以對我來説倒不用專門訓練。” 不過,張譯還是提到了一場爆炸跳躍戲,“需要我們從高點直接跳到一個坑裏,可能對我來講難的不在於跳躍,而是着陸。”

  《重生》播出後,很多網友打趣張譯的腿經常受傷,在《生死線》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《好傢伙》《紅海行動》《攀登者》中,他飾演的角色性格迥異、年代不同,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——腿腳不好。很多人不知道,張譯的腿在拍攝《紅海行動》時曾摔斷過,所以《重生》的跳躍戲對他來説是個不小的挑戰,“那條腿一直比較脆弱,吃不上勁,而且地不平都是石子,擔心跳下去出現問題會影響後續拍攝。”劇組考慮過增加保護措施,試圖加上墊子,“一跳發現不如不墊,因為不確定墊子下面的石頭是什麼形狀的。”最終張譯還是選擇撤掉墊子,直接跳下去。

  最精彩的是眼神“切換”

  《重生》播出後,延續了《白夜追兇》的口碑,張譯的表現也得到觀眾的肯定。讓人不得不談的是他的眼神戲,在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,張譯雖戴着口罩卻擋不住溢出的情感,靠眼神撐起了整場戲。《重生》中也是如此。因為失憶,秦馳的性格變得內斂,與周邊人的相處顯得敏感謹慎,當他與前妻見面時,一句“瀟瀟,我應該用什麼牙刷”令人動容,演繹這一細節時,張譯眼中閃爍着千言萬語,有疑惑、有動情、有期待,欲説還休。

  張譯在防風林中的回憶戲同樣精彩:秦馳和路銘嘉調查殺人案,途中進入樹林查探,一段往事突然湧入腦海,是他與前妻在此遊玩的記憶碎片,那時的秦馳眼神明亮充滿喜悦,鏡頭轉回當下,陷入回憶的秦馳眼中蓄滿淚水,神色脆弱迷茫,之後被一聲“秦隊”拉回理智,又迅速切到冷漠模式,人物的多重情緒在張譯的演繹下表現得富有層次。張譯説:“秦馳永遠不清楚曾經的自己是什麼樣子,這種人生出現重大空白的角色,我只能説用最大的努力去演繹。”

  入行十幾年,張譯一直在行進的路上。從電視劇到電影,再到網劇,演技派是他的標籤,努力進取是他的個性。如同《重生》的劇情——不看到最後一集不知道真相,對於張譯,觀眾也不知道他還會帶來怎樣的驚喜。

編輯: 陳晶

相關熱詞: 飾演 刑警 張譯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香港集運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香港集運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